陜北方言落地叮當響

 人參與 | 時間:2019年11月15日 14:34:53

蘇州話,你儂我儂。

上海話,阿拉移拉。

廣東話,慢條斯理。

陜北話,咔哩嘛嚓。

“咔哩嘛嚓起床,起來上山?!备赣H年齡大了沒瞌睡,在我耳邊喊。放暑假了,我故意把手機鬧鐘關掉,本想好好補一覺,老爸就來催了。

“什么事?”

“早上桑葚好吃,咱們一起摘。再給我孫子帶點?!?/p>

聽說一大早去摘桑葚,我“啊”了一下,又“哦”了一聲:我都幾十歲的人了,在父親眼里還是小孩?上了十幾年學,父親喊我上學永遠是這四個字——咔哩嘛嚓。

喊完我,父親連看都不用看,我一定會乖乖起床,他有這個自信。于是在清晨的熹微中,父親扛起犁鏵,“吆”著黃牛走上山梁梁。黃牛脖頸的鈴鐺搖碎了一首民歌的尾音,他也和黃牛一起剪影成一幅陜北窗花花兒。而我,“咔哩嘛嚓”四個字一出來,就像打了雞血一樣急慌慌地穿衣套襪,然后“咣”地關門,真的“咔哩嘛嚓”跑著去上學了。說來也怪,同樣的話母親說出來就不是很霸氣,所以只要母親喊我起床,我多半遲到。

靜下心來,想從普通話里找到與“咔哩嘛嚓”四個字相對應的表達,“干脆利索”、 “手腳麻利”、 “動作迅速”……找了一大堆,卻發現沒有一個詞語能有“咔哩嘛嚓”的奇效。

這四字四“口”,象聲意味非常強烈,仿佛聽到某人迅速拉開抽屜,搶出一本工作匯報手冊,“噔噔噔”小跑著出去,人跑遠了,只聽見身后門才吱呀一聲關上了。說話者那催促的神情也溢于言表:說好10分鐘,可人家等你都1個小時了,你還沒有下來,他只能喊破嗓子說,咔哩嘛嚓下來,等你都等了一萬年了。

有人開玩笑說,聽陜北話時你要離遠一點,它們一旦落地,說不定會砸個坑兒呢。盡管有些夸張,但也足以顯示出陜北話的力道。有些詞,落在地上確實叮當作響。辦公室里有位女同事夸自己說:那時我的歌唱得“嘚瑯瑯”的。我翻遍詞典,挖空心思,發現有“夜鶯一般的歌聲”、“天籟之音”、“婉轉”這樣的形容,卻沒有一個詞敵得過“嘚瑯瑯”三個字。

陜北話里鏗鏗鏘鏘的話語俯拾皆是,形容小孩跑得快——跑得“呼嚕?!钡?,像不像風聲?如果餓得太厲害了就說,餓得“躺跌咕?!?,餓得躺下跌倒那時怎樣一種饑餓喲,再加上后面的修飾詞“咕?!?,就更形象了。

有人也許納悶:陜北話這么扛硬,要是表達一些柔和的意思,是不是一籌莫展?

莫急,陜北話里不僅有鏗鏘之聲,也有慢言軟語。鏗鏘之余,陜北話里蘊含了大量的疊音詞和兒化音。藍天在陜北人口里成了“藍格瑩瑩兒的天”。春風吹過,陜北女子會脆生生地笑著說“這風,暖格呼呼兒——的”。再加上卷舌的兒化音,讓陜北女子更多了幾分曼妙。要是恰巧路過兩孔窯洞,沒準會聽見一位年輕婆姨妖妖地喊孩子回家吃飯——“琳兒,麻利點兒回來,媽媽給你做洋芋擦擦兒?!?/p>

前陣子去成都,地鐵上一位成都姑娘的話就像茶樹下的一脈山泉,清澈泠泠:“你連你足(?。┑牡胤蕉紩圆坏?,我哪個辦哩……”當時真想把她的話錄下來當音樂聽,可惜她到站下車了。

從小學到中學再到大學,從小地方到大地方,陜北人一心向往著普通話,學習了不知多少個學時,盡量說著普通話,聽著自己日漸成熟的普通話,別人怎么也猜不出你是哪里來的,內心不禁一陣竊喜——終于把方言的尾巴給切掉了??墒窃诿绹~約遇到一位四川老鄉,不用多說,兩句話就會相擁在一起。在巴黎香榭麗舍大街,偶爾聽到一嘴廣東話,作為廣東人的您,也許激動得想哭兩聲。哎,方言很土,方言在外卻會美成一種鄉音。

文章作者:微檣 陜北人

相關閱讀:

陜北結婚?“買賣”基本談成了,你就準備錢吧

原文地址:http://www.567857.site/yanta/3230.html

陜北方言落地叮當響于2019年11月15日發布于西安社保查詢網www.567857.site【問題反饋、網站糾錯或給牛哞哞博客投稿請點這里